快捷搜索:

战斗最紧急时刻,都摘下军帽

抗日战争期间,新四军一个连队曾接受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阻击任务。在万分危急的时刻,该连指导员陈维方当机立断,指挥战士们采取了一个看似简单却非常奏效的办法,在不利局面下反败为胜。这个办法说来有趣,概括起来竟然只有四个字,那就是:摘下军帽。

抗日战争期间,新四军一个连队曾接受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阻击任务。在万分危急的时刻,该连指导员陈维方当机立断,指挥战士们采取了一个看似简单却非常奏效的办法,在不利局面下反败为胜。这个办法说来有趣,概括起来竟然只有四个字,那就是:摘下军帽。

抗日战争期间,新四军一个连队曾接受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阻击任务。在万分危急的时刻,该连指导员陈维方当机立断,指挥战士们采取了一个看似简单却非常奏效的办法,在不利局面下反败为胜。这个办法说来有趣,概括起来竟然只有四个字,那就是:摘下军帽。

那是在1942年7月,新四军2师5旅14团奉命向苏南地区进发,日军得到消息后,马上抽调了一个联队和1200多名伪军尾追不舍,妄图在途中将新四军一举歼灭。

那是在1942年7月,新四军2师5旅14团奉命向苏南地区进发,日军得到消息后,马上抽调了一个联队和1200多名伪军尾追不舍,妄图在途中将新四军一举歼灭。

那是在1942年7月,新四军2师5旅14团奉命向苏南地区进发,日军得到消息后,马上抽调了一个联队和1200多名伪军尾追不舍,妄图在途中将新四军一举歼灭。

新四军13团行动虽然迅速,但日伪军凭借汽车的速度,追起来更快。6连指导员陈维方见形势极为危急,主动向14团团长罗炳辉请求率部在新寺镇一带负责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撤离,得到罗炳辉的批准。

新四军13团行动虽然迅速,但日伪军凭借汽车的速度,追起来更快。6连指导员陈维方见形势极为危急,主动向14团团长罗炳辉请求率部在新寺镇一带负责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撤离,得到罗炳辉的批准。

新四军13团行动虽然迅速,但日伪军凭借汽车的速度,追起来更快。6连指导员陈维方见形势极为危急,主动向14团团长罗炳辉请求率部在新寺镇一带负责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撤离,得到罗炳辉的批准。

临行前,罗炳辉紧紧握住陈维方的双手,再三叮嘱他:“陈维方同志,你主动提出留下来阻击敌人,这种精神很了不起。但你必须记住,新寺镇附近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全团必须在黎明前悉数渡河完毕。目前,我们距新寺镇还有90多里,而据可靠情报可知,日伪军距新寺镇只有不到60里,他们妄想抢先占领新寺,切断我军前进的道路。因此,我要求你们连坐上从日军那里抢来的卡车,抢在敌人的前面赶到新寺,阻击来犯之敌,掩护部队过河。

临行前,罗炳辉紧紧握住陈维方的双手,再三叮嘱他:“陈维方同志,你主动提出留下来阻击敌人,这种精神很了不起。但你必须记住,新寺镇附近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全团必须在黎明前悉数渡河完毕。目前,我们距新寺镇还有90多里,而据可靠情报可知,日伪军距新寺镇只有不到60里,他们妄想抢先占领新寺,切断我军前进的道路。因此,我要求你们连坐上从日军那里抢来的卡车,抢在敌人的前面赶到新寺,阻击来犯之敌,掩护部队过河。

临行前,罗炳辉紧紧握住陈维方的双手,再三叮嘱他:“陈维方同志,你主动提出留下来阻击敌人,这种精神很了不起。但你必须记住,新寺镇附近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全团必须在黎明前悉数渡河完毕。目前,我们距新寺镇还有90多里,而据可靠情报可知,日伪军距新寺镇只有不到60里,他们妄想抢先占领新寺,切断我军前进的道路。因此,我要求你们连坐上从日军那里抢来的卡车,抢在敌人的前面赶到新寺,阻击来犯之敌,掩护部队过河。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陈维方当然知道这个任务的艰难之处,团长话音刚落,他就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回答道:“请团长放心,我们6连就算只剩最后一个人,也坚决完成这个任务!”

陈维方当然知道这个任务的艰难之处,团长话音刚落,他就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回答道:“请团长放心,我们6连就算只剩最后一个人,也坚决完成这个任务!”

陈维方当然知道这个任务的艰难之处,团长话音刚落,他就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回答道:“请团长放心,我们6连就算只剩最后一个人,也坚决完成这个任务!”

在陈维方的带领下,6连迅速登上卡车,向新寺镇急驰而去。他们总算赢得了这场时间的赛跑,先于敌军到达目的地。全连指战员一下车,就在靠近渡口的大河两边紧张地修筑工事,以便抢点有利地形,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陈维方的带领下,6连迅速登上卡车,向新寺镇急驰而去。他们总算赢得了这场时间的赛跑,先于敌军到达目的地。全连指战员一下车,就在靠近渡口的大河两边紧张地修筑工事,以便抢点有利地形,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陈维方的带领下,6连迅速登上卡车,向新寺镇急驰而去。他们总算赢得了这场时间的赛跑,先于敌军到达目的地。全连指战员一下车,就在靠近渡口的大河两边紧张地修筑工事,以便抢点有利地形,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维方就命令各班都留一名战士监视敌军动向,其他人到附近的村子里吃饭。谁知他们还没放下碗筷,就有侦察兵急匆匆地跑过来报告:敌人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维方就命令各班都留一名战士监视敌军动向,其他人到附近的村子里吃饭。谁知他们还没放下碗筷,就有侦察兵急匆匆地跑过来报告:敌人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维方就命令各班都留一名战士监视敌军动向,其他人到附近的村子里吃饭。谁知他们还没放下碗筷,就有侦察兵急匆匆地跑过来报告:敌人来了!

陈维方马上命令:全连迅速回到阵地,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陈维方马上命令:全连迅速回到阵地,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陈维方马上命令:全连迅速回到阵地,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日伪军万万没想到新四军早已抢先到达新寺,仍然大摇大摆开了过来。等他们刚靠近河滩,陈维方一声令下,战士们火力全开,打得日伪军成片倒下,没打死的全都鬼哭狼嚎。

日伪军万万没想到新四军早已抢先到达新寺,仍然大摇大摆开了过来。等他们刚靠近河滩,陈维方一声令下,战士们火力全开,打得日伪军成片倒下,没打死的全都鬼哭狼嚎。

日伪军万万没想到新四军早已抢先到达新寺,仍然大摇大摆开了过来。等他们刚靠近河滩,陈维方一声令下,战士们火力全开,打得日伪军成片倒下,没打死的全都鬼哭狼嚎。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不过,这支日军毕竟训练有素,撤出一定距离后马上让伪军打头阵,组织反扑。但新四军凭借有利地形,牢牢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让敌人的一次又一次反扑均无功而退。

不过,这支日军毕竟训练有素,撤出一定距离后马上让伪军打头阵,组织反扑。但新四军凭借有利地形,牢牢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让敌人的一次又一次反扑均无功而退。

不过,这支日军毕竟训练有素,撤出一定距离后马上让伪军打头阵,组织反扑。但新四军凭借有利地形,牢牢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让敌人的一次又一次反扑均无功而退。

这时,气急败坏的日军指挥官风间大佐马上命人从队伍后面调来十多门大炮,朝着新四军阵地猛烈轰击!

这时,气急败坏的日军指挥官风间大佐马上命人从队伍后面调来十多门大炮,朝着新四军阵地猛烈轰击!

这时,气急败坏的日军指挥官风间大佐马上命人从队伍后面调来十多门大炮,朝着新四军阵地猛烈轰击!

在炮火的狂攻下,新四军阵地瞬间变成一片火海,硝烟弥漫,摧毁了大量工事,6连顿时陷入极度危急之中。

在炮火的狂攻下,新四军阵地瞬间变成一片火海,硝烟弥漫,摧毁了大量工事,6连顿时陷入极度危急之中。

在炮火的狂攻下,新四军阵地瞬间变成一片火海,硝烟弥漫,摧毁了大量工事,6连顿时陷入极度危急之中。

眼看着敌人就要过来了,6连战士纷纷跳出工事,站在河岸上向敌人扫射,子弹如暴风骤雨般地射向敌群。战士林建义、何志远都是享誉全旅的神枪手,他俩盯住敢于露头的敌人,一枪一个,接连消灭了十多个鬼子和伪军,打得敌人战战兢兢,再也不敢站起来了。

眼看着敌人就要过来了,6连战士纷纷跳出工事,站在河岸上向敌人扫射,子弹如暴风骤雨般地射向敌群。战士林建义、何志远都是享誉全旅的神枪手,他俩盯住敢于露头的敌人,一枪一个,接连消灭了十多个鬼子和伪军,打得敌人战战兢兢,再也不敢站起来了。

眼看着敌人就要过来了,6连战士纷纷跳出工事,站在河岸上向敌人扫射,子弹如暴风骤雨般地射向敌群。战士林建义、何志远都是享誉全旅的神枪手,他俩盯住敢于露头的敌人,一枪一个,接连消灭了十多个鬼子和伪军,打得敌人战战兢兢,再也不敢站起来了。

风间大佐看在眼里,怒火中烧,举起手枪逼迫士兵再度向前冲,两三个伪军,刚准备后退就被打死,其他人只得硬着头皮前进。风间大佐还不罢休,又把所有轻重机枪组织起来,朝着新四军阵地再度发起猛攻,子弹如同雨点般扫射过来,6连战士们在猛烈的火力之下根本抬不起头来!

风间大佐看在眼里,怒火中烧,举起手枪逼迫士兵再度向前冲,两三个伪军,刚准备后退就被打死,其他人只得硬着头皮前进。风间大佐还不罢休,又把所有轻重机枪组织起来,朝着新四军阵地再度发起猛攻,子弹如同雨点般扫射过来,6连战士们在猛烈的火力之下根本抬不起头来!

风间大佐看在眼里,怒火中烧,举起手枪逼迫士兵再度向前冲,两三个伪军,刚准备后退就被打死,其他人只得硬着头皮前进。风间大佐还不罢休,又把所有轻重机枪组织起来,朝着新四军阵地再度发起猛攻,子弹如同雨点般扫射过来,6连战士们在猛烈的火力之下根本抬不起头来!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在这个危急时刻,陈维方突然朝战士们大声喊道:“军帽!把军帽摘下来,放在壕沟边上,人马上向两边撤开!”

在这个危急时刻,陈维方突然朝战士们大声喊道:“军帽!把军帽摘下来,放在壕沟边上,人马上向两边撤开!”

在这个危急时刻,陈维方突然朝战士们大声喊道:“军帽!把军帽摘下来,放在壕沟边上,人马上向两边撤开!”

有经验的老兵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个个暗暗赞道:“指导员这个办法真妙!”可是不是新战士却被陈维方这个命令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只不过当时情况异常紧急,根本没时间多作考虑,于是都按照指导员所说的那样摘下军帽放在壕沟边上。一时间,新四军阵地上排列起长长的一溜军帽,而战士们则个个闪避到敌人的火力范围之外了。

有经验的老兵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个个暗暗赞道:“指导员这个办法真妙!”可是不是新战士却被陈维方这个命令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只不过当时情况异常紧急,根本没时间多作考虑,于是都按照指导员所说的那样摘下军帽放在壕沟边上。一时间,新四军阵地上排列起长长的一溜军帽,而战士们则个个闪避到敌人的火力范围之外了。

有经验的老兵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个个暗暗赞道:“指导员这个办法真妙!”可是不是新战士却被陈维方这个命令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只不过当时情况异常紧急,根本没时间多作考虑,于是都按照指导员所说的那样摘下军帽放在壕沟边上。一时间,新四军阵地上排列起长长的一溜军帽,而战士们则个个闪避到敌人的火力范围之外了。

这时,日伪军的枪炮子弹更加疯狂地集中向6连阵地上的军帽打来,却全都做了无用功。战士们虽然没有军帽,却成功避开了敌人的子弹,他们闪到火力网之外的安全地带,甩出一排又一排手榴弹。日伪军万万没想到新四军还有这一招,被手榴弹炸得惨叫连连、尸横遍地。

这时,日伪军的枪炮子弹更加疯狂地集中向6连阵地上的军帽打来,却全都做了无用功。战士们虽然没有军帽,却成功避开了敌人的子弹,他们闪到火力网之外的安全地带,甩出一排又一排手榴弹。日伪军万万没想到新四军还有这一招,被手榴弹炸得惨叫连连、尸横遍地。

这时,日伪军的枪炮子弹更加疯狂地集中向6连阵地上的军帽打来,却全都做了无用功。战士们虽然没有军帽,却成功避开了敌人的子弹,他们闪到火力网之外的安全地带,甩出一排又一排手榴弹。日伪军万万没想到新四军还有这一招,被手榴弹炸得惨叫连连、尸横遍地。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与此同时,林建义和何志远这两名神枪手趁机开始收拾日军机枪手,一枪一个,很快让敌人的机枪阵地完全哑了火。

与此同时,林建义和何志远这两名神枪手趁机开始收拾日军机枪手,一枪一个,很快让敌人的机枪阵地完全哑了火。

与此同时,林建义和何志远这两名神枪手趁机开始收拾日军机枪手,一枪一个,很快让敌人的机枪阵地完全哑了火。

就这样,6连先后打退日伪军十多次攻击,毙伤敌200多名,但也付出了牺牲数十名战士的代价。

就这样,6连先后打退日伪军十多次攻击,毙伤敌200多名,但也付出了牺牲数十名战士的代价。

就这样,6连先后打退日伪军十多次攻击,毙伤敌200多名,但也付出了牺牲数十名战士的代价。

这时候,东方已现鱼肚白,团部派人下达了命令,全团已顺利转移,要求6连撤出新寺镇,尽快跟上大部队。在指导员陈维方带领下,6连没花太长时间就赶上了大部队。只不过,这时出现全团面前的6连指战员,头上都是光着的,因为军帽早已在新寺镇的战斗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没法让战士戴到头上去了。

这时候,东方已现鱼肚白,团部派人下达了命令,全团已顺利转移,要求6连撤出新寺镇,尽快跟上大部队。在指导员陈维方带领下,6连没花太长时间就赶上了大部队。只不过,这时出现全团面前的6连指战员,头上都是光着的,因为军帽早已在新寺镇的战斗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没法让战士戴到头上去了。

这时候,东方已现鱼肚白,团部派人下达了命令,全团已顺利转移,要求6连撤出新寺镇,尽快跟上大部队。在指导员陈维方带领下,6连没花太长时间就赶上了大部队。只不过,这时出现全团面前的6连指战员,头上都是光着的,因为军帽早已在新寺镇的战斗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没法让战士戴到头上去了。

后来被评选为新中国33位军事家的团长罗炳辉,在了解到此次战斗的经过后,对陈维方的当机立断赞不绝口:“真有你的,居然让小小一顶军帽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将来可以写进教科书,就称之为‘军帽遁形战术’好了!”可惜的是,罗炳辉在1946年因病逝世,未能将手下干部陈维方在战场上使用过的这个奇特战术亲自写进军事教材中。

后来被评选为新中国33位军事家的团长罗炳辉,在了解到此次战斗的经过后,对陈维方的当机立断赞不绝口:“真有你的,居然让小小一顶军帽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将来可以写进教科书,就称之为‘军帽遁形战术’好了!”可惜的是,罗炳辉在1946年因病逝世,未能将手下干部陈维方在战场上使用过的这个奇特战术亲自写进军事教材中。

后来被评选为新中国33位军事家的团长罗炳辉,在了解到此次战斗的经过后,对陈维方的当机立断赞不绝口:“真有你的,居然让小小一顶军帽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将来可以写进教科书,就称之为‘军帽遁形战术’好了!”可惜的是,罗炳辉在1946年因病逝世,未能将手下干部陈维方在战场上使用过的这个奇特战术亲自写进军事教材中。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战斗最紧急时刻,都摘下军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